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4

人工智能的先例

因为霍金的缘故 最近人工智能又被讨论起来 讨论的主调是人工智能会不会杀掉人类 或者说将控制权从人类手中夺去

霍金说:

“开发彻底人工智能可能导致人类灭亡。一旦发展出相当于或者超越人类智慧的人工智能技术,它(人工智能)就会脱离控制,以不断加快的速度重新设计自己。但是人类受到缓慢生物进化的限制,无法与其竞争,甚至可能最终被超越。”

以前 作为科技技术的拥趸 下意识总是对这些观点不屑一顾 科技带来的对生活的改善 与随之而来的那种“酷”的感觉 让我对人工智能充满期待

不过最近我也有新的看法 我逐渐意识到其实人类也许已经有一个案例可供参考 那就是人类本身的身体与意识 意识作为可快速识别场景并调用已有经验模型来保证所属身体的利益 而被身体所利用和发展成不但可调用已有经验模型且能够创造模型 以致到今天被自己称之为“高级智能生命”这样自负的东西

关于身体和意识的先后顺序与从属关系 也许会有不同的观点 我们暂且以目前经验来说合理的那个来推理——先有身体 然后演变出意识

很明显 身体演变出意识是为了减少试错率 加速对周围环境的控制 而获取真正的“自由” 但其实 身体的这个目标很可能已经岌岌可危 相当一部分的控制权早已从身体转移到意识层面 但意识想去的目标 并非身体的目标 它们的初心并非合二为一

我举几个例子来讨论下两者初心的不同:

  • 截肢:一个被截取一条腿的人 作为其余部分身体仍然可以行动 可以对周围环境获得控制 可以繁衍后代 但仅仅因为意识层面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而选择自杀(杀掉身体与“自我”) 这是否可视为身体将控制权交给意识后的一种失误
  • 吸毒:吸毒在身体层面几乎百害无一利 而在意识层面却带来巨大的享乐 许多人沉迷于这种享乐中 而最终导致身体的损害甚至死亡 这可否视为身体与意识所追求的有冲突?至少是不那么一致
  • 安全套:身体发展出意识层面的性交快感 想必是为了刺激性交量而保证繁衍 而人类早已制造出了“安全套”这种东西 增加性交量而保证不大量繁衍 目的早已变成了追求仅仅意识层面的享乐 这是否可视为身体与意识的初心不一
  • 意识保存:如果说以上三个例子仍有待探讨 例如利用安全套控制繁衍也有养育后代资源不足等方面的考量 那么接下来这个例子——意识保存 几乎可以证明 身体与意识在初心上的完全相驳 Google一下“意识 保存”这四个字 已经有许多关于这个技术与可能性的讨论 只需证明人类有这个意识保存的需求即可 让意识脱离身体这个需求 足可以证明身体与意识的利益并不是100%的重合 也就是说意识所代表的利益并不能代表身体的利益 反之亦然

此处不讨论前三个例子的绝对严谨性 以上只需证明身体与意识两者存在初心不同的问题即可解决我们的疑问

而初心不同 即说明两者隐含矛盾 现阶段相安无事只能说明缺少爆发的场景 而未来的“意识保存”很可能便是这种矛盾爆发的场景之一 到那时 已经拥有其它意识保存主体的“人类”(代表意识的“人类”)和失去意识的身体(代表身体的“人类”)孰胜孰败 当下立判

也许那时的“意识人类”会给“身体人类”一个优雅的谢幕 可谁知道呢 这种想法对早已交出控制权的“身体人类”只是一种一厢情愿 杀母弑父的故事历史上可不少见

今天存于我们大脑的意识也许就是身体发展出来的“人工智能” 今天属于人类自己的身体也许就是彼时的——代表身体的“人类” 这就是我要表达的——人工智能的先例

by 董方方 | webid:evicxixi | 2014年12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