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7

上天对我不薄 午夜十二点还不忘砰一声砸一颗小肉虫在我的枕边

打鸡蛋搅面欠粉之类的被告知要用顺时针 总觉得这属于一种妖术

上元皓月白 逢君恰三载
枕臂共眠夜 悠远亦如昨
渝信小川菜 择日再复来

拿起一只皮皮虾或其它虾仔细观察下 如此可怕丑陋的生物都能成为口里的食物 人类简直就是可怕中的战斗机啊

以前有个网站叫个“街旁” 把那里一个朋友的微博著名“街旁老友” 如今看来真是诗意盎然 差点就能当春乃发生了

返京第一天 走路两公里去云南驻京办所属的云腾食府 专为吃一个正宗过桥米线 结果端上来一看就不像那么回事 吃一口还真就不是那么回事 挂羊头卖狗肉 比起四川驻京办差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