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里一阿姨手捧一朵硕大的花骨朵儿 腾然想起它是已经消失在记忆里多年的打碗花 多想知道被长大的我们忘掉的记忆到底有多少

昨天去买菜 老板问旁边一哥们:大兄弟你加不加辣?那哥们回:不好意思我是小姑娘

没有觉得送花很俗吗?学着浪漫却只学了浪漫的表象 因为多数人对浪漫都缺乏自己的定义

许久未在天没亮时出过门 以往此时不是在睡梦中便是在准备进入到睡梦中

朋友圈里看到一位前同事发了一张自己刨鱼的照片 配以文:子非鱼 焉知鱼之乐

这实在很写实了

居然梦到走在马路上可爱有加的赵世奇 还有一个准备抛弃自己老公拼命追我的女同学 …

今天被打击了 反常的差

不过对面这哥们人很不错 挺希望可以认识一下他